沙耶布洄

我什么都不会,底层人士

师尊和冰妹原世界几日游(8)大结局

洛冰河”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,拿起地上的修雅剑:“师尊啊!你说弟子是不是像他一样了?”

沈清秋:“……”果然,抖s的冰哥不好惹,怕了怕了,我这一大把年级了经受不起冰哥的摧残。

洛冰河握紧了手中的心魔,说道:“滚,离师尊远点,你有什么资格像我,在师尊心中,我是独一无二的,可笑至极”

洛冰河早就看不下去了,尤其是听到“洛冰河”说想要变得和他一样,他就已经控制不住杀人的欲望了,想杀了眼前这个人。

又或许是因为他和他长的一样的容貌吧,他怕师尊认错他,他更怕师尊把以前对他的任何事情,任何感情出现在那个人身上,他不允许,他不允许看到师尊对他有任何感情,哪怕是一丝一毫。

洛冰河看到沈清秋拿着剑指着另外一个“洛冰河”,却又下不了手的样子,他的心莫名的一抽,他开始害怕了,他害怕像以前一样抓不住师尊,得不到师尊的心,他不希望是这样子的,所以,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杀了他。

师尊身上的一丝一毫只能他占据着,无论是什么,只能是他的,他不允许别人抢走,绝对不允许。

“洛冰河”知道这场战无法避免,于是他拔起心魔剑,向洛冰河挥去,一边躲避着洛冰河的灵力。

洛冰河向左侧一闪,握紧了心魔便挥出了一个暴击灵力,紧接着,又是一阵漫天剑雨,毫不留情的想“洛冰河”挥去。

沈清秋仔细想了想,如果一部后宫文和一部基佬文的主角巧妙的碰撞在一起,并且两败俱伤,沈清秋眉头一紧,发现此时并不简单,心里如脱缰的野马到处乱撞:啊啊啊,要完蛋,一本书的主角还好说,死了就死了,反正跟他也没什么大关系,就算有关系,系统肯定会惩罚的少一点 可这次就不一样了,两本书的惩罚加在一起,鬼知道有什么新的惩罚环节等着他,药丸。

这不,刚说完就来了一声熟悉的叮声,紧接着,白色屏幕映在他中间,上面写着:【阻止两书作者的大战,失败,扣除逼格20000”】(咳咳,夸大了,不好意思)

“日了狗了,我的全部分加起来都没有这么高,你一次就给我扣这么多,可想而知这次惩罚是多么的残酷,想想就怕”沈清秋喃喃自语道

沈清秋有仔细的想了想,发现有点不对劲的地方,他再看了看那条回复,想解答心中的疑惑,于是,敲了敲系统:“在吗系统。”

系统:【系统为你实行24小时服务,请问有什么事吗?】

沈清秋:“系统我想回到原来那个世界去,可以不?”头一次见系统这么礼貌

系统:【叮~回城附件已经为你下载完成,一分钟后将回去,请选择】

沈清秋看了看弹出来的弹幕,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确定。

此时耳边又传出来一阵声音。

系统:【已扣去5000逼格】

沈清秋:“!!!日了狗了,就知道系统不会这么大方的,罢了罢了,反正马上就要回去了,想想就觉得激动。”

沈清秋看了看那边的战况,发现洛冰河身上已经有了大大小小的心魔剑剑痕,立马叫了声洛冰河

“冰河,回了,回到为师这边来”

洛冰河本来还想再打的,可是听到师尊的叫喊便停下来手中的动作,立马回到了沈清秋的旁边。

“怎么样没事吧?”沈清秋着急的问道

“师尊,没事”洛冰河想了想,师尊果然还是疼他的。

“洛冰河”看了看对面的狗男男,觉得眼睛有些刺眼,不管怎么做,他关心的还是那个人,永远都不会在乎他的感受,他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剑柄。

洛冰河:“师尊,怎么了?”

沈清秋:“该回去了,我们来这里太久了,婴婴她们会担心的。”

洛冰河:“是,师尊。”

“洛冰河”睁大了眼睛:“你要走了?不,我不允许,不许你走,你必须留下!”

洛冰河听到沈清秋要走了,心不禁一抽,觉得手中的心魔剑很烦,随意一丢,想要去抓住沈清秋,可还是制止了自己的动作,他不知道,他这一制止,换来的确实沈清秋永远离开的结局,不可能再回来了。

沈清秋:“是啊,我要走了,留下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”

沈清秋一想到如果待在这里,便想到原著的沈清秋的结局,心里不禁胆战。

“洛冰河”从来都没想过沈清秋会这般恨他,这辈子都不可能留下来,此刻他想要到沈清秋的地方,牢牢地把他抓住,永远不能分开,可当他真正的去到沈清秋那边的时候,手中只剩下一块布了,他只能紧紧的攥住,耳旁还留下一句话:

“洛冰河,再见,哦,不,再也不见。”

手中的布料不禁掉落……



终于完了,妈啊累死我了,下次再也不敢写连载了,谢谢支持的小可爱们,谢谢你们的支持,先在这里说声对不起,停更了那么久,之后我肯定会补回来的,之后,老规矩,ooc我已经不在乎了,爱你们哦(´-ω-`)






冰妹和师尊原世界几日游(7)

“洛冰河”:“说完了?婴婴还不退下。”


宁婴婴不敢反抗“洛冰河”,只能不舍得回到洛冰河那边。


“洛冰河”直接无视了宁婴婴,指了指冰妹:“你可以走,但是,他必须留下。”


说完便看向沈清秋。


沈清秋:我去你麻蛋,劳资要走关你屁事,还敢看劳资,这小畜生不会真以为系统当摆设啊!别以为你是男主系统不敢削你!!!


系统:【哈欠,抱歉,我还真不敢,本书原则,男主最大,你算老几?】


沈清秋:“。。。。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吗?在下见识到了。”


…………


冰妹:“你不会真以为你打的过我和师尊。”


“洛冰河”讥讽的朝洛冰河笑了笑,眼底却丝毫没有笑意,只是一片冰冷:“不试试怎么知道。”


说完,手便按在心魔的剑柄上,灵力暴涨,眼睛倏然转为血色,,与洛冰河对视着。


洛冰河也同样不甘示弱,手上的心魔剑是出鞘一寸,随时准备开打,只是在等沈清秋的指示。


沈清秋仍然不忘初心,带着他的折扇继续装逼,说到:“事到如今,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要打就打吧。”


听完这句话,洛冰河把那剩下没有出鞘的心魔完全出鞘了,不过瞬息,地面便有数十道深坑,一道道灵力向对方涌去,两人打的不分上下,但誓要把对方消灭才能罢休。


沈清秋看到这里,趁着空隙,把修雅剑召唤出来,银光闪烁,一道剑气对准“洛冰河”,看准时机,便向“洛冰河”刺去。


“洛冰河”看到修雅剑想他刺来,刚想去弹开,却想起上一次洛冰河手上的刀疤,却硬用手接了下来。


手中的天魔血侵染了修雅剑的银光,变得暗淡。


沈清秋看得这一幕,急忙松开了修雅剑,这让他想起那个傻傻的洛冰河,好像…也是这样的傻,一模一样的脸,一模一样的傻。


“洛冰河”毫不在意手上的伤口,只是笑着对沈清秋说道:“看,师尊,弟子有了这条伤,是不是和他一样了”


洛冰河听到这句话,直接炸毛:“谁和你一样了?师尊是不会认错我的。”


洛冰河:“哦,对了,弟子忘了,心上还有一条疤!”(不要问我洛冰河为什么知道心上还有一条疤的,我也不知道and我也想知道)

沈清秋看到这里,心想,完了,对这小畜生下不去手了

今天就更到这里了啊!好困啊!睡了,人老了就是不行了,老规矩啊!谢谢你们的支持,爱你们哦(´-ω-`)













墨家互怼句(由于脑子不够,有些可能不是)

主cp:冰秋

1

洛冰河:“师尊,微风轻轻起,我好喜欢你”

沈清秋:“溪流缓缓流,我好想揍你”

洛冰河:“。。。。www师尊又不爱我了。”

2.

洛冰河:“师尊,我想飞,和你比翼双飞”

沈清秋:。。。可以啊!我带你装逼带你飞,带你飞进垃圾堆。

洛冰河:。。。。(蹲在一旁画圈圈,师尊不要我了)

3.

洛冰河:“师尊,管好你的嘴,我随时想亲它”

沈清秋:“管好你的脸,我随时想打它”

洛冰河:“师尊难道不知道这是土味情话吗?心好痛”

4.

洛冰河:“师尊,你知道我像什么吗?”

沈清秋:“什么?”

洛冰河:我像你的人

沈清秋:“闭嘴,恶心死我了,好肉麻”

洛冰河:“。。。。”

5花怜

花城:哥哥,一粒沙里藏着一个世界,而我的心中只有一个你。

谢怜(脸红了):“三...三郎,我...也是”

单身狗作者:“如果可以,当做福利”

6.冰秋

洛冰河: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师尊对我好。

沈清秋:天若有情天亦老,因为我好死的早。

7.魏无羡和蓝启仁怼

魏无羡:“我抖一抖手上麻袋,不带走一颗白菜”

蓝启仁:“我看一看蓝家宝地,全部都被猪拱了”

蓝老先生云:气死老夫了。

。。。因为是怼,不敢有太多cp,发现就只有冰秋最合适。

有参考百度,致歉

有看不懂的话,我给你们免费翻译,过了这家下一家可就要收费了,欢迎随时来找我。

欢迎纠正错误,严重ooc,不喜勿喷,谢谢啊!





墨家情(划掉)话

1.冰秋

洛冰河:“师尊,今天晚上我们来…………”

沈清秋:“我看你脸色苍白,嘴唇发青,精力旺盛,实乃肾虚之症状,你的命中有一欠”

洛冰河:“师尊,我知道了,欠你”

沈清秋:“不,欠揍”

洛冰河:“呜呜呜,师尊不爱我了”

2.忘羡

魏无羡:“蓝湛,蓝湛,昨天我做梦了。”

蓝忘机:“梦到什么了”

魏无羡:“我梦到我母亲,她对我说了一句话”

蓝忘机:“说了什么”

魏无羡:“她说,她要你娶我”

3.花怜

花城:“哥哥,我们去放孔明灯吧”

谢怜点了点头,应了声好

花城看了看缓缓上升的孔明灯,说了一句:“它们能飞得越来越远,而我始终在一个地方徘徊”

谢怜:“三郎,是什么地方啊”

花城:“哥哥你还不知道吗?是在你的心里面”

谢怜(脸越来越红):“……”

(作者:“你个怂包,你知道我为什么写这个吗?就是在想八百年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怂,告白都不会”)

4.薛晓
薛洋:“道长干嘛要走那么多歪七扭八的路”

晓星尘:“???你这话什么意思”

薛洋:“你就不能笔直的走进我的心里,非要去另外几条路找宋岚和小瞎子,宋岚和小瞎子有什么好的”

晓星尘:“……”

5.柳澄汁

柳清歌:“你看我们两个这么像”

江澄:“哪里像了”

柳清歌:“都是两本书的钢铁直男,无坚不摧,相间恨晚,天作之合,我们之间是可以跨越两本书的爱的”

江澄:“我拒绝,我还是继续当我的直男吧”

柳清歌:“劳资的口水都白浪费了,都怪沈清秋,让我玩真心话大冒险,还让我说了这么恶心的台词”(背台词背的累死我了)

6.谷戚

戚容:“谷子,你爹我要出去一下”

谷子:“爹,不要走,谷子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”

戚容:“狗日的小屁孩,这么麻烦,你就给我乖乖的等着。”

谷子:“爹,那你还会回来吗?”

戚容:“会,当然会,等我回来便来取你的狗命,炖了煮汤喝。”

谷子:“呜哇哇,爹爹不要我了”

戚容:“……这小屁孩是不是听不懂人话,没听到我要吃他吗?”

7.漠尚

尚清华:“大王,饶命啊!”

漠北君:“不要让我再看见你”

尚清华:“大王,为什么”

漠北君:“不然我见你一次,就杀(shang)你一次。”

此时早已没有尚清华的身影

漠北君:“……”

8.双玄

师青玄:“明仪兄,你是不是吃货”

贺玄:“……”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

师青玄:“明仪兄你个吃货,为什么不吃了我”

贺玄:“……”这是个深奥的问题,我也不知道

9.风情
一天,风信和慕情在无聊的看手机,看着看着变发现了一段话,读给慕情听。

风信:“爸爸,老公哪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”

慕情:“爸爸”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才不会上当。

风信:“欸,我在这”

慕情(忽然意识到了什么):“我操了,我真的操了,你怎么会有脑子的,不对不对,是老公”

10.曦瑶

蓝曦臣:“阿瑶我有一个坏消息和好消息你要先听哪个”

金光瑶:“二哥,好消息”

蓝曦臣:“我喜欢上你了”

金光瑶:“……那坏消息呢”

蓝曦臣:“我想像忘机和弟媳那样,和你一起………………”

之后。。。。。(露出姨母般的微笑)我可纯洁了(连我自己都不信)。
终于凑整了,不容易啊,此处有ooc,并且很严重,是危险区,不喜勿喷啊!
此文如果哪里有错误,比如称呼什么的,欢迎来纠正错误,不介意的,谢谢啊!
有些书太久没翻了,都忘记了,请见谅。

爸,妈,姑姑我要娶他,打死我我都要娶他

1.
我:“粑粑,我爱上了一个人,我要娶他”
粑粑:“说吧,是哪个混蛋”
我指了指魏无羡,:“粑我要娶他,我喜欢他。”
粑粑:(呦,这小伙子到是长得到是不错)“那就娶了吧”
我又指了指蓝忘机:“可是粑粑,我打不过他 他也不让我娶他,他还和他天天了,他还打算当他的老公。
粑粑:“。。。。。what?你在说什么”
2.
我:“麻麻,我恋爱了”
麻麻:“说吧,你爱上谁了”
我:我爱上了吹笛的,奏琴的,爱哭的,装逼的,吹箫的,最直的,很矮的,眼盲的,爱吃的……………
麻麻:“你的心现在已经被分成几瓣了”
我:“麻麻不多,不多,只是没有你的”
麻麻:“………这就是你一直是单身狗的原因”
我:“麻麻你怎么知道的,你好厉害,”
3.
我:“姑姑,我喜欢上舅舅了,我要娶他”
姑姑:“小孩子瞎说什么,闭嘴”
我:“姑姑你理解错了,我要娶得舅舅是一个特别“直”的,爱穿一身基佬紫的,手上带着一个戒指的,最重要的是,他长得帅,可是,他的男朋友要打死我的”
姑姑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(大脑死机中)
4.
家族会议
粑粑:“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女儿很怪,总说自己是男的,长得还特别帅”
妈妈:“岂止是怪,她居然要开后宫,怎么可能,要开也是老娘开”(陈独秀同学你坐下)
姑姑:“后宫算什么?她还打算娶舅舅”
粑粑和麻麻:“what,不行,一定要制止”
我:“谁要娶姑姑的男人,我要娶温宁”
粑粑,麻麻和姑姑:“why?”
我:“因为只有他是单身狗,别人都不会来打我。”
于是,全票通过。

你们会打死我不,我觉得你们会,这样吧,渣反,魔道,天官里的人物我都要了,其余的你们随意。

一个杯具,最近迷上“小”(大)段子了

1.天官

师青玄最近很不高兴,原因什么呢?贺玄居然为了一个便当把他给甩了。“便当有我好看吗?人家可是校花级别的美男”师青玄生气的想道。

于是师青玄就找谢怜去解闷,正好那一天花城不在家,于是师青玄狗胆的带谢怜去了KTV,来缓解自己的情绪。

因为花城把谢怜保护的很好,用“那些地方可是有坏人的,白无相经常在那里出没”的理由成功的把谢怜骗到了,所以谢怜也从没去过什么KTV,一些晚上经常开放的地方(咳咳,你们懂得,我什么都不知道,别来问我,我也没去过),只是听说过,没去过,便想去见一见,正好师青玄邀他,便答应了。

到了KTV,师青玄立马开了一间贵宾房,拿起话筒,狠狠地唱到:“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,你为了美食,就这么狠心的抛下我,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。”

谢怜因为没来过,便想好好的看一看,拿起一个花瓶,刚想要好好的欣赏,却听到师青玄惊天泣地的鬼哭狼嚎,手一抖,花瓶掉落,“砰”的一声,就碎了。

谢怜:“…………这个好像很贵的”

直到师青玄鬼哭狼嚎完,才心满意足的离开,回头看了看谢怜,发现他人已经傻了,石化在那里了,口中吐着鲜血,心想:“遭了,遭了,谢怜脑子坏了,要是被花城知道,哥哥肯定又要没收我的银行卡了,不行,得赶快送谢怜去医院。”

师青玄立马拖着谢怜急急忙忙的跑到医院去。
医生看到了,没有一丝的犹豫,立马把谢怜送到急诊室。

师青玄看到这一幕,心里暗自责怪自己:都怪我,不该把谢怜带到KTV,那里的服务太差了,隔音效果这么差,他们的歌声难听到把谢怜的脑子弄的卡机了,下次要找一个好一点的KTV,隔音效果要好,正好让谢怜听听我的歌声。

师青玄丝毫不觉得是自己那迷人的歌声把谢怜弄成这样的。

过了一会,医生出来了,师青玄急忙问道:“医生,怎么样,谢怜他脑子还好吧!”

医生:“好你个头头鬼,他的鼓膜差点受损,你要是晚点送过来,或许连脑子都要赔上,话说你是怎么让他变成这样的。”

师青玄支支吾吾道:“呃…这个…我…就是…带他去了KTV…所以,咳咳”

医生:“哦!我懂了,哪位神人的歌居然唱的这么“好听””(好听到差点让鼓膜受损)

“师青玄,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,竟然带哥哥去KTV,还把他弄受伤了”

师青玄一听到这个声音,便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,用早死早超生的想法给自己鼓气,于是他缓缓的转过头:“那个,花城主,我啊,真的不是故意的,还不是贺玄把我甩了,所以我才想不开去那种地方,正好要一个人陪我解闷,于是啊…………啊啊啊啊,救命啊!”

谢怜刚醒,便听到师青玄的惨叫声,以为师青玄遇害了,于是急急忙忙的下床去查看,便看到这一现象。

一群黑衣人包围着师青玄,旁边洒落着一大堆的银行卡。

师青玄抱着一个黑衣人的大腿喊到:“住手啊!你们且住手,我的银行卡离开我会死的,把他们给我放下,那是我的命根子,住手啊!”

谢怜:“………”(虚惊一场)

谢怜过了一会,才发现站在一旁的花城,说道:“三郎,你怎么在这里,你不是出去了吗?”

花城:“哥哥,我事情忙完了,所以便来找你了,正好看到师青玄,便和他开个玩笑,哥哥你没事吧!”

谢怜:“无碍的,三郎还是莫要打趣风师了”

花城:“都听哥哥的”

师青玄看到自己的宝贝命根子回来了,化悲为喜,刚想要道歉,抬头便看到花城主和谢怜无视了他们,默默在那边秀恩爱,发狗粮,心里吐了一口凌霄宝血“劳资刚被甩,你们就在这里发狗粮”(知道我们单身狗的感受了吧!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单身狗是怎么活下来,每天都能看到他们秀恩爱)

于是怜怜和花花便高高兴兴的回家了

医生:“你们无视我这个老年人好吗?说好的尊老爱幼呢?说好的不发狗粮的,都喂狗了”

告诉你们一件事:我又ooc了,我ooc我骄傲,hhh,以上是作者的脑洞,不介意我脑洞大吧!不喜勿喷啊,谢谢啊!
这已经不是小段子了,是大段子了,默默的说一句,黑水欠债在一家面馆吃面,吃着吃着把自己吃穷了(呸,他本来就很穷),以前都是风师包养他的,现在他甩了风师,金大腿没了,就没人给他付钱了,剩下的。。。。你们自己想吧!hhh

各种小段子,欢迎入坑

1.忘羡

魏无羡:“蓝二哥哥,我好疼啊!”

蓝忘机:“哪里疼?”

魏无羡:“我要你疼我”

蓝忘机:“……好,天天”

魏无羡:“二哥哥,我腰疼,不要了”

2.冰秋

洛冰河:“师尊,你要喝水吗?”

沈清秋:“喝什么水”

洛冰河:“我的口水”

沈清秋默默的望向门外

沈清秋:“看见这个门了吗”

洛冰河:“师尊,看见了”

沈清秋:“你给我滚出去”

洛冰河:“师尊你不爱我了吗?,www”

3.漠尚

尚清华:“大王,等会我会说一句话您千万别生气”

漠北君:“说”

尚清华:“大王,我喜欢你”

漠北君:(糟了,是心动的感觉)

尚清华:“大王你千万别生气,我是因为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才会说这话的”

漠北君:“……(原地石化)……给我滚,再不滚我杀了你”

尚清华:“大王饶命啊!别生气,对您老身体不好,身体最重要………啊!!!大王饶命啊!别杀我”

4.花怜

花城:“哥哥,晚上有一个灯会,我们去放孔明灯吧!许个愿吧!”

谢怜:“好啊!三郎,向孔明灯许愿要提字的,正好看看你的字有没有进步”

花城:“。。。(呵呵)好”

作者说一句:“提字使人进步,可能会泡到一个太子殿下,百分之零点一的概率,多练练字”

5.冰秋

洛冰河:“师尊,你怎么这么好”

沈清秋:“好什么”

洛冰河:“好到我想要了你”

沈清秋:“看到这个搓衣板了吗?”

洛冰河:“看到了,师尊”

沈清秋:“你今天给我跪一晚上”

洛冰河:“不要啊!师尊,我错了”

告诉你们一件事:“我就是ooc,怎么了怎么了,我ooc我骄傲”

ooc我已经不在乎了,不喜勿喷啊!谢谢。

师尊和冰妹原世界几日游(6)

沈清秋表示他头真的很大,如今这局势,想走怕是走不了了。

沈清秋陷入了沉思,却没注意到旁边的情况,突然腰间一禁,发现一个娇小的身影,低头一看,发现居然是宁婴婴。

宁婴婴其实很早就想抱一抱师尊,可碍于两个阿洛好像都不允许别人靠近师尊,宁婴婴忍住了,但是听到师尊那一句他要走,宁婴婴再也按压不住心思,她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了。

自从阿洛说师尊隐居了,宁婴婴却再也没有见到过师尊,阿洛也没带她去找师尊,只说“师尊去云游了,我也不知道他在哪”宁婴婴只能放下去找沈清秋的心思,就这样,一别不知多少年,宁婴婴都有点忘了师尊的面容,直到…直到有一天,师尊又出现在她眼前,她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高兴,她真的好想师尊不知不觉中,眼泪早已掉下。

宁婴婴:“师尊,我好想你,能不能别走,阿洛人其实很好的,他也不希望你走,能不能留下来,不要去云游了,这么多年了也不回来看看我,好不容易见到师尊了,不要走好不好。”

沈清秋本来想一把推开宁婴婴的,可是听到宁婴婴那些话和她的眼泪,却收住手了,不为别的,只因为他知道,“洛冰河”骗了她,骗她沈清秋没有死,骗她沈清秋去云游了,却没有告诉她沈清秋是他杀的,可宁婴婴还是傻傻的信了,或许还有等待吧,等有一天师尊能再出现在她眼前,沈清秋知道,如果他没有来到这个世界,宁婴婴肯定会一直等下去,不知什么时候能等到,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等到。

他收住自己的手,却不知道往哪放,只能叹息一声。

却没看到旁边的两位,连早已黑透了。

“洛冰河”一脸笑意,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:“婴婴啊,快点放开师尊,快到我这边来。”

宁婴婴:“阿洛,我不。”(我们要学习宁婴婴这种精神,学会说“不”,从宁婴婴做起)

洛冰河:“宁师姐,男女有别,请你放开师尊行吗?师尊,你为何不推开她,师尊你是不是不爱我了。”

沈清秋正处于伤感线中,正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走,走吧,就洒脱了,剩下的,管它怎么样,反正就是一句话:关我屁事,与我何干,可宁婴婴怎么办?不走吧,每天面对着冰哥,心里可有压力了,很尴尬,但是听到洛冰河这一句话,伤感什么的早就不知道滚哪里了。

沈清秋内心吐槽道:抱一下你都要吃醋。

最终,沈清秋还是决定要走,反正宁婴婴的愿望已经达到了,就是见一见师尊而已,他已经做到了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,虽然这个宁婴婴不是他养出来的,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乖巧,尊老爱幼,感觉跟他养的闺女似得,总会舍不得的。

于是沈清秋轻轻的推开宁婴婴,温柔的哄道:婴婴乖啊,师尊有事,必须得走,不能留下来,但是师尊答应你师尊会来看你的,好不好。

宁婴婴知道她强求不来,于是擦了擦眼泪,只好缓缓的点头:师尊,我们约定好了了,不许反悔。

还是和以前一样,宁婴婴还是这么傻。

写完了,老规矩,ooc我已经不在乎了,不喜勿喷,谢谢,终于写完了,妈啊,这是要累死我的节奏了,突然觉得那些作者好辛苦,随便谢谢那些作者给我们写出来这么好的作品,辛苦了!


欢迎来到有奖必答大会(4)花花的贺文

只见花城和厄命一脸笑吟吟的望着系统,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“你再让别人靠近我老婆试试。”

沈清秋看到这一幕心里实际上已笑死,但碍于自己是清静峰的峰主,不能有损颜面,于是拿起扇子对着自己扇了几下,其实是为了遮掩扇子下的狂笑“妈啊!不行了,笑死我了,系统你也有今天,花城主真是好样的。”

系统:【咳咳,回到正题,接下来是惩罚时间,有请地师明仪】

师青玄:“嗯?惩罚,明兄你要做什么,诶诶诶,明兄你在做什么,别别别扒…我…衣…服…”

明仪仿佛没听到似的,继续扒师青玄的衣服,在他身上摸来摸去。

只见师青玄一脸反抗道:“明兄,住手,住手啊!不要拿走我的卡,这可是我哥给我的,我还要用它帮你和我买女装呢!不要啊!”

明仪默默的望了望自己手上的卡,紧紧的把他握住,心想着:“够我吃一顿了”(为什么是一顿呢,我想你们懂得)

一脸无语的一群人:……他们表示并不想说什么。

系统:【接下来是发奖品时间,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,有请他们给你们发放奖品。】

一:

沈清秋:“颁发奖品,可以……但是为毛是柳清歌,系统你是眼瞎吗?你难道没看见柳清歌和洛冰河的眼睛在(劈哩叭啦)滋滋作响。”

柳清歌:“想要我给你颁发奖品,做梦。”

洛冰河:“谁稀罕你颁发的奖品,我宁愿不要。”

沈清秋:“头真的好大啊!怎么办,在线等,我很急。”

二:

江厌离:“阿羡,加油,输赢不重要,重要的是开心 ”

魏无羡:“是,师姐”

江厌离一脸笑意的望着魏无羡,将自己编的花环戴在魏无羡头上。

魏无羡:“师姐编得真好看,三岁的羡羡好喜欢。”

江厌离:“喜欢就好”

三:

慕情用手推了推风信,意识让他去给谢怜他们颁奖,可是,风信好像没搞明白他眼底的意思。

风信:“慕情,你干什么,推我干什么。”

慕情:“…………”

最后,慕情只能无奈的走上颁奖区,仿佛,他在死亡的边缘试探,感觉他老了十岁似的。

最后,连慕情自己都不知道,他是怎么给谢怜他们颁奖的,又是怎么走下台的。

谢怜:“三郎,你现在这一会,我要离开一下。”

花城:“哥哥,我等着你。”

四:

阿箐:“死薛洋,想让我给你颁奖,那是不可能的,我只给道长颁奖,哼。”

薛洋:“搞得我特别想让你给我颁奖似的,还有,小瞎子,你又变胖了。”

阿箐听到这句话,脸又青又白又红,三色交映着,开口道:“老娘当时怎么没有一竹竿捅死你。”

薛洋:“捅死我,哈哈,小瞎子,你捅的死我吗?”

他们完全忽略看不见的大瞎子晓星尘。

五:

戚容:“狗日的系统,竟然让我给他们颁奖。”

师青玄:“……”

贺玄(默默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卡,仿佛已经成了他的心爱之物似的):“……”

戚容:“狗日的系统,怎么了,不说话了,怂了。”

系统(终于听不下去了):【恭喜戚容裁判,抽中了,谢怜亲手做的冰清玉洁小丸子,千紫万红小炒肉各两份。】(系统的心声:你要作死,行啊!我不介意的。)

系统:【颁奖结束,有奖必答大会我宣布正式结束。】

一群人:终于结束了。

系统:【等等,我还有事没做完。】

一群人:?????

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,等全部都暗了起来,随后是蜡烛的微微火光,即使很渺小,但也有他们的一席之地。

谢怜推进来一个有十几层的大蛋糕,说道:“三郎,生日快乐”

后面跟随着很多人,有三毒瘤、权一真、引玉、君吾等等……

花城看着对面的谢怜,笑了笑:“哥哥原来还记得我的生日,这是哥哥陪我过的第一个生日。”

系统:【咳咳,接下来让我们全体人祝花城生日快乐,祝他们幸福美满,执子之手,与子,啊呸,怎么说成结婚词了,不算,不算,重新来。】

全体人:“花城,生日快乐。”

洛冰河:“师尊,生日蛋糕是什么味道的。”

沈清秋:“你自己尝尝就知道了”

魏无羡:“蓝湛,蓝湛,快点来吃蛋糕。”

蓝湛点了点头:“好”

薛洋:“道长,我们去吃蛋糕吧!”

阿箐:“死薛洋,滚开,要吃也是我带道长去吃蛋糕。”

师青玄:“明兄,明兄,快点,快点,去吃蛋糕了,不然蛋糕就要被吃完了。”

师青玄说完便拉起地师的手,狂奔过去

地师看着那种微微褶皱的卡,又望了望师青玄,默默的收进衣袋里“还是,不花了吧!”

严重ooc,我已不在乎了,在填坑的边缘试探,最后说一句:“花花,生日快乐!”谢谢支持,爱你们哦!

欢迎来到有奖必答大会~完~

师尊和冰妹原世界几日游(5)

只可惜,沈清秋是没有这么牛叉的功能的。

其实“洛冰河”看到沈清秋拿扇子敲洛冰河那一幕时,心里其实是非常的嫉妒的,甚至还带有一丝羡慕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沈清秋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对他亲昵的动作,更不会对他喁喁细语。凭什么,凭什么那个世界的洛冰河能得到这么好的师尊,而自己遇到的却是心胸狭窄,嫉妒成形的无耻之徒。

“洛冰河”第一次知道世界上什么叫做不公平。

明明自己对他们是不屑一顾的,令人作呕的,可为什么心底还会有些羡慕。

看着对面的两人,不禁狠狠的咬住唇,连话都变了味。

“洛冰河”:“你们打情骂俏也应该够了吧,这里可不是你们打情骂俏的地方。”

沈清秋:莫名其妙,我们什么时候打情骂俏了?

沈清秋表示很疑惑,他什么时候和洛冰河打情骂俏了?看来冰哥不禁脑子有问题,估计眼睛也有问题,哪天有空,带他看看,好吧这是不可能的。

洛冰河:“师尊,别管他,我们继续”

沈清秋:???嗯?继续什么,什么继续,麻烦把话说的清楚一点,谢谢

沈清秋觉得此地不宜久留,看冰妹和冰哥这种状况,他知道,要是这两人打起来,威力不亚于世界战争爆发(这是你们作者的脑洞,请不要当真,谢谢,找不到形容词的我,欢迎提供形容词,谢谢啊)。

“洛冰河”看了看洛冰河,讽刺的笑容挂在脸上。

洛冰河看到他这副表情,不甘示弱的瞪了瞪他。

沈清秋看了看冰妹,又望了望冰哥,绝望的扶额道“已经爆发了”

沈清秋:“洛冰河,够了,走了。”

洛冰河(一脸委屈的表情,师尊为什么要凶他,是不是不要他了):“师尊,我们去哪”

“洛冰河”听到沈清秋那一句话,眼瞳微缩:“走?你们要去哪?”

沈清秋一下子把折扇打开,摇了几下,道:“沈某去哪与你何干”(外加后面一句:关你屁事。)

“洛冰河”听到了这一句话,突然放声大笑:“走,你们真以为你们走的了吗?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吗?”

洛冰河:“师尊想去哪,没人能阻止他,包括你,给我滚,别挡我们的路,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杀了。”

“洛冰河”:“可笑,你以为你杀的了我吗?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”

沈清秋,我不就是没插上几句话吗?为什么这两人又杠上了,他们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,杀父之仇也不过如此吧!

于是,沈清秋忍不住的爆了一句英文:“stop,全都给我stop。”

两人听到了这句话,果然停手了,并且齐刷刷的看向他,满脸疑惑。




老规矩,ooc我已经不在乎了,欢迎纠正错误,不碍事的,谢谢啊!爱你们哦!